bet356手机版

余典范、张亚军:China's Industrial Transformation & the 'New Normal'

发布时间:2016-03-16

结果总结:论文由研究所助理院长于殿凡博士和研究助理张亚军博士撰写,并于2015年第二季度SSCI(第二区)期刊上发表。数据论证指出,中国在新形势下的产业转型面临着传统比较优势的丧失,国内需求低迷,价值链的低端锁定以及制度机制的障碍。

首先是传统比较优势的丧失和“打破”新竞争优势的风险。从短期来看,中国制造成本的上升趋势可能不会改变,即在“增加生产成本”期间。从中长期来看,中国制造业必将进入“高生产成本时代”。而且,在全球产业竞争中,随着中国产业的升级,中国将在向高端产业攀升的过程中与发达国家形成直接的竞争关系,而发达国家则始终通过控制技术,品牌和渠道发展。国家处于技术和市场控制之下。培养新的竞争优势往往需要长期积累。与此同时,中国以前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将面临来自东南亚,非洲和南美等低成本国家的竞争。随着中国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升级,相关的制度环境,政府治理和企业竞争模式需要相应调整。显然,中国在这方面的转变还没有完全适应工业发展的需要。

其次,供需不匹配严重制约了中国产业转型升级的空间。中国的许多投资都不能很好地适应国内需求,大多数地方政府都在投资生产低附加值产品。因此,低端产品的供过于求需要通过出口来释放,但当外部需求受阻时,产能过剩就更加突出。与此同时,中国的许多高端产品和消费品依赖进口,而内部供应结构和需求并未得到很好的匹配。消费者需求与供应之间的不匹配使得该国巨大的潜在需求得不到满足。其中,中国的商业环境仍存在许多不完善的方面,导致运营成本过高,发展内需市场的动力不足。此外,地方保护主义引发的区域市场分割也是中国建立统一市场和扩大内需的严重障碍;各地区的高昂贸易成本,特别是物流成本,已成为另一个重要的贸易壁垒来源。高物流成本导致许多公司放弃国内市场,而是选择开拓国际市场。

第三,价值链的低端锁定增加了中国攀升至高端环节的难度。中国价值链的低端背后实际上是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缩影,即“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高速度”和“低产出,低效率,低效率,低技术含量”。四高和四低的发展特征是显着的。在全球化进程中,中国嵌入全球价值链的主要途径是加工材料的加工贸易方式,这种方法严重依赖国外半成品和技术供应。本地投资较少,这导致我们简单组装等等。生产活动并未完全“整合”到全球价值链的“深度”部门。当地企业缺乏技术能力是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作为研发的主体,中国企业的研发投入比例不到主营业务收入的1%,远低于发达国家2.5%-4%的水平;研发中心仅占27.6%,其中许多被列为“指定”。特别是,中国的商业模式创新很少见。此外,许多技术成果仍然存在转化率和工业化率低的现状,严重制约了我国产业价值链升级的步伐。

第四,扭曲的制度机制遏制了产业转型升级的活力。中国产业转型升级的难度表面上依赖于广泛的发展道路,这实际上是制度机制的惯性。特别是,行政干预已经深入渗透到微观主体的扭曲,投资甚至运作中。需要澄清政府与市场的界限,通过市场调节产业发展的机制已经失败。一些地方政府热衷于追求政治成就的项目,往往导致投资方向违反市场规律;行政干预造成的资源错配和要素价格的扭曲进一步阻碍了产业转型升级的发展。例如,财务资源和低成本要素资源被错误配置为无效或低效的部门,导致严重的资源浪费。大多数真正需要这些资源的制造业中小企业只能承受高利率和高要素价格。利润空间受到严重压缩,缺乏转型升级的基础和动力。如果价格因干扰而扭曲,则会导致资源不匹配。例如,如果工业用地首先被拍卖然后偿还,那么实际上是零地价;如果资源开采过程中的大量成本外部化,资源的生产价格就不完整。资源使用成本低廉,市场参与者没有足够的动力来改变原有的开发模式。所有这些都要求改变各级政府的优先事项。过去必须急于吸引投资,扩大投资,保持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制定标准,保护环境,支持创新。

常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