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56手机版

我院出版《2015中国产业发展报告》

发布时间:2015-11-28

最近,中国工业发展研究院《2015中国产业发展报告——新常态与新战略》的年度报告正式出版。

随着中国经济总量和规模的扩大,特别是经济发展阶段和内生条件,我国经济发展正处于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深化改革深水期、前期政策消化期四期叠加的“新常态”。“新常态”阶段不仅是经济增长率的变化,更重要的是它反映了经济结构的变化。新的增长动力将从结构升级,创新和服务经济转向。 因此,“新常态”不一定是中国经济的低迷。,“新常态”也不是一个泛化的概念,不是一个“万能筐”,什么问题都可以往里面装,一些研究将经济运行中出现的问题归结为新常态,有些研究甚至将经济的短期波动归因于新常态。 这不符合“新常态”的内涵特征。与过去中国经济增长背景相比,“新常态”具有特殊的时代背景。首先,我国经济总量快速扩张,,中国经济总量已超过10万亿美元,位居世界第二。发展模式以及资源和环境的制约将面临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更多挑战。 其次,在经济发展阶段上,我国正处于工业化的中后期阶段,人均收入超过7000美元,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新的发展阶段需要新的动力推动,发展目标也必须优化,以实现结构优化,提高效率和改善民生。 第三,经济结构调整乃至整个的改革正从调增量为主转向调整存量、做优增量并存的深度调整,这将不可避免地涉及更深层次的制度和制度变革。为了有效转变政府职能,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必须积极推进行政权力下放和负面清单管理。放松,监督政府的行为,建立一个有效的,以市场为导向的治理结构。

“新常态”并不意味着中国的经济发展受到阻碍。在此背景下,中国仍处于可以发挥重大作用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但战略机遇期的内涵和条件发生了变化。 中国经济在演变过程中经历了一系列趋势变化,形成更先进,分工更加复杂,结构更加合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从消费,投资,出口和国际收支,生产能力和产业组织转变。一方面,他对经济发展新常态的趋势变化进行了深刻分析。因此,“新常态”不仅是一种短期现象,而且是未来一系列中长期趋势的变化。在这种背景下,“新常态”也将伴随着新的矛盾和新问题,需要新的战略和新思路来应对。 “新常态”并引领“新常态”。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必须把握经济发展和产业升级过程中“变化和变化”的因素,以调整我们的战略方向。

首先,在“新常态”下,中国经济保持中高增速的基础条件没有发生根本变化。虽然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不再便宜,但过去工业发展的低成本优势逐渐丧失,但中国拥有大量熟练的产业工人。随着新一轮劳动力素质的提高,整个行业的生产力也将得到提升。 在整体效率和成本方面,中国在中长期仍然具有较大的潜在人口质量红利。 中国早期资本积累的规模已经足够大,未来优化资本结构和提高资本效率仍有很大空间。 我们的创新不仅实现了投资的飞跃,研发占GDP投资门槛的2%以上,而且在专利等产出指标上也迅速增长,处于世界前列。 虽然上述生产要素​​在质量上仍受到广泛批评,但也意味着仍有改进的空间。 因此,中国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所依赖的基本条件并没有变得更糟,而是有所增加,这将为中国的经济增长提供强有力的推动力。

其次,中国产业转型升级面临的内外部环境发生了变化。随着中国的崛起,一方面国际竞争压力将更大,同时国际社会责任也将更大。 但与此同时,中国在国际经济中的话语权仍然相对薄弱,经济环境和国际规则仍未完全融合,仍与中国大国经济的地位不相适应。 在这种背景下,我们需要提高我们的战略适应能力,以适应当前环境的变化。 首先应在制度创新上按高标准对接甚至引领国际规制,增强战略调整的柔性和空间,与以往被动式调整不同的是,新常态下我国需要采取主动的方式改革阻碍市场发挥作用的体制机制,建立一个新的开放系统,在自由贸易试验区进行试点改革,并符合高标准的国际规则,以适应不断发展的全球“新常态”。 同时,我们在简政放权、重塑市场的决定性作用方面需要稳步推进,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将释放潜在的经济活力,以应对中国未来经济放缓的风险。通过积极改革创新,适应各种内外部环境的变化,增强中国适应“新常态”的能力,引领“新常态”。

第三,“新常态”下中国产业转型升级需要新动力与新战略。新常态关注中长期趋势变化。从长远来看,我们过去依赖的低成本优势将逐渐丧失。高成本时代需要新的推动力来推动中国工业的转型升级,[0x9A9A这包括行业间资源重组的效率和行业资源的配置效率。需要从要素驱动转到创新驱动。要实现创新驱动经济发展的战略,具体就要从创新驱动的两个源泉即资源重新配置效率和微观生产效率这两方面着手。首先要提升现有资源的配置效率,主要体现在从低效率产业到高效率产业的资源转移,体现在放松产业的规制和减产。行业进入和退出的障碍促进了行业间资源的自由流动;从产业间资源配置效率来看,主要体现在从低效企业向高效企业转移资源,主要包括推动国有企业改革,逐步从竞争领域退出国有经济。利用市场机制的作用,减少政府对微型企业实体的干预,提高企业效率。 与此同时,随着未来服务业和制造业一体化的深入,行业界限变得模糊,服务型经济的特征也越来越明显。制造业智能和服务将极大地提高行业的附加值,从而改变行业的价值。形成。 服务经济不同于制造业经济,因为它不能依靠因素,特别是低价格因素来获得竞争力。服务经济对制度环境和商业模式创新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要求我们在简单的管理中分散和发挥作用。在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下,市场为服务经济的发展提供了一个更加宽松和自由的环境。 从行业内资源配置效率来看,对于像中国这样的大国,本地区和全国的产业结构调整和转移可以为产业升级开辟新的道路。在这个阶段,中国推动了中国的长江经济带和一带一路倡议等战略战略。所有这些都为“新常态”下的中国产业转型升级提供了新的空间另外,产业转型发展也需要一定的腾挪空间,其中,互联网对产业发展模式的影响最为显着。 “互联网+”通过传统产业的渗透和整合,正在深刻改变着这个行业。生产组织,要素分配,产品形式和业务服务模型。我们需要积极改革不合适的制度,释放市场经济的活力,重塑市场在产业资源和要素分配中的作用,有效改善产业发展的生态系统,增强在国际市场上的话语权。

。“新常态”下我国产业发展还面临着新技术、新产业元素的冲击,郑新立名誉院长和春春晖院长已经计划了这份报告。我们希望通过对“新常态”下的产业发展进行深入研究,为政府的决策和学术研究提供基础资料。 这份报告也是研究团队集体智慧的结晶。在报告编写过程中,上海教育委员会和上海财经大学给予了大力支持。 此外,我们在写作过程中也得到了同行的帮助。同行专家学者的研究开辟了我们的思想,表达了我们的感激之情。 当然,由于时间和能力的关系,报告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疏忽和不足之处。还请读者批评和纠正。

自2006年以来,我们学校《中国产业发展报告》每年推出一系列。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发布了10个系列。我们始终坚持优质产品的理念。研究课题与中国工业发展的关键问题和热点问题密切相关。没有分散,深沉,没有偏见。 该系列报道得到了各界的广泛赞誉,已成为经济学和智库领域的重要报道。 我们还将继续利用上海智库中国工业发展研究院,吸收各行各业的智慧和力量,努力使《中国产业发展报告》系列更上一层楼。

(供稿人:王新杰,评论员:于殿凡)

常用链接